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荣誉资质
一百一十九、那些身边的“余则成们”
发布时间:2021-11-25        

  干某一行久了,就会有非常明显的职业习惯,比方一些老教师,不管什么时候,见到谁的孩子,都会问:做完作业了吗?比方我,一个发病三十多年的“资深”老强,看到身体僵硬,活动不便的人,都会想:他是不是强直性脊柱炎呢?

  我的一个高中同学,高大壮实,大学毕业后去青岛发展,事业有成,2019年还在意大利拿了个行业大奖。自嘲为了去意大利领奖,不给中国人丢脸,专门花了十几万做了一身高级西装,然后,然后新冠疫情爆发了,颁奖会也取消了,十几万块的西装一直挂衣橱里。

  同学也是AS患者。前几年他才告诉我:他爸是AS,他弟弟是AS,他也是。本来身体一直非常棒的他,上大学失恋后,自暴自弃,加上生活环境潮湿,然后就诱发了AS。我骄傲地拍了拍他肥厚的肩膀:小强同学,我初一就发病了,比你早好多年。

  他说他现在像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一样,经常打坐、冥想,练习气息吐纳,练习站桩。

  他说:效果不错效果不错。然后,电话响了,娇滴滴的声音传了出来。成功男人,身边从不不缺女人,年轻漂亮的女人。我羡慕的哈喇子都淌了一地。

  他说:过几天还要去北京一家医院去住院,一起去吧,我给你报销路费、伙食费,还有那啥啥费。边说,他边挤眉弄眼地朝我坏笑。这些年,几乎每年他都会去这家医院。

  秦局长个子很高,很瘦,非常干练,比我小两岁,已经是局长了。他边给我签字,边轻声对我说:打针吧,打针效果挺好。

  秦局长瞅了一眼办公室外边,关上门,一点架子也没有,像个亲兄弟一样跟我说:我也是强直,开始打针了,感觉还行。前些年工作太累了,累倒了好几次,然后就腿疼,屁股疼,都走不了路。上个月去潍坊确诊了,然后医生就让打针,效果不错。我看你肯定也是强友,劝你快打针吧。

  想不到呀,想不到,一直浓眉大眼的秦局长竟然是“自己人”。我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,紧紧的,像地下党在敌人内部遇到了自己的同志,亲切异常,一时竟忘记了对领导的尊重。

  小王前些年提了中层,办公室在我隔壁。每次我喊“王主任”,他都谦虚地说:别别别,您是老大哥,叫我小王就行。一个没有背景关系资历,赤手空拳从底层打拼上来的年轻人,真是不容易,也绝不简单。

  后来跟我聊天,偶尔说起,他每到冬天,屁股都会疼些日子,我“职业病”似得,劝他马上去三甲医院风湿免疫科去看看。隔壁王主任只是点点头,笑而不语。我知道这是礼貌地拒绝,他根本就没放心上。

  前些日子,他专门找到我,几近崩溃,声音中略带哭腔:哥,差不多真是了。我天天处理文件,瞅电脑、手机时间太长了,眼睛不舒服,就去眼科医院去查了一下。说是虹膜炎,医生高度怀疑是强直性脊柱炎,让我去风湿免疫科查。我完蛋了......”

  胡说什么。我认真而又亲切地对他说:我都发病三十多年了,也木完蛋。你发病晚,及时规范治疗,没事的。

  谈了好久,他渐渐平静下来。我知道,崩溃这一关,是绝大数强友必须要过的,也一定会过去的必须得过去的。承认现实,接受现实,勇敢面对,慢慢改变现实。